浊清风流

一个文学的爱好者

一夜回到解放前!

关于邪教

我有一个问题,有没有人愿意看邪教?冰柳的


【原著洛冰河×柳清歌】


以前玩逗戏出现的灵感


我就问一下意见,不喜勿喷


评论请文明


骂人请委婉


跟你们告个假

最近不是故意不更新,而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思路了。


还有几天就开学了,我也要准备一下了。


下一次更新是什么时候就不太清楚了,随缘吧!


《若等到》(十六)

前期七九,柳九,后期冰九

洛冰河进了清静峰之后,一切都过的平平淡淡的,该修炼的时候修炼,该干活的时候干活。只不过明帆总是有事没事的来招惹他。

四天过后,他正在练习沈清秋给他的心法。明帆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,一只手拉住洛冰河的手臂,就立刻拖着匆匆忙忙地跑。

“师兄!师兄怎么了?”洛冰河不明所以,他年龄小,力气不大,只能被明帆拖着跑。

“吵什么吵小畜生!你也真是能耐,才来几天就给师尊找事!”明帆很不耐烦的冲他骂道。

“师兄......”洛冰河心中一阵窘迫,他到底做了什么?师尊怎么样了?

“闭嘴,吵什么吵?”明帆拉着洛冰河的手把他带到了柴房,就直接把他扔了进去,之后就立刻把门给锁上了。

洛冰河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?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关进了柴房。他立刻拍门大喊:“师兄,师兄你快告诉我,我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,师兄你放我出去!”

“闭嘴,不想给师尊惹事,就安安静静的不要吵!”明帆在外面冲他喊道,之后也不多说,立刻离开了。

明帆离开柴房还没有多远,就有一群身穿着幻花宫服饰的弟子朝他走来。“吆,这位小弟子,一个人跑到这来是要干嘛呢?”那个幻花宫的弟子很自然地向他搭话。

而他表面上很镇定,其实心里面慌的一匹。“其实我的一个小师弟不见了,我来找一下,后来发现此处都不见,可能是去了百战峰跟他们比试去了吧。”

“是吗?”幻花宫弟子拿出了一把非常精致的匕首,他在明帆的面前晃了两下。“只要你告诉我,最近清静峰新收的那个弟子在哪?我就把这把匕首送给你。”

“这位前辈真会说笑,前些日子收的那个弟子师尊不满意,然后扔去给安定峰了。”

“真的?”幻花宫弟子又问了一遍。

“真的!”

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走吧,去安定峰看看。”说完幻花宫的弟子带着剩下的人离开了,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去安定峰搜查了吧。

明帆又匆匆忙忙赶去竹舍,还没到,就远远的看见沈清秋站在门口了。他又加快步伐跑过去,“师尊。”

“怎么样了?”沈清秋问。

“他们去安定峰了。”

“你现在清静峰转一圈,确定他们走了之后,再去把那个小畜生放出来。”沈清秋吩咐说道。

“师尊,为什么那小畜生要躲着幻花宫的人?”明帆也有些好奇,忍不住的问道。

“这个你不用知道,你只要知道,你作为清静峰的大师兄,必须服从峰主的安排,必须知道要保护好峰内的弟子。”

“是,师尊!”明帆恭恭敬敬的说完,向沈清秋行了一个礼,然后就立刻离开,跑去做沈清秋吩咐他的事情了。

洛冰河在柴房之内,也隐隐约约听到了明帆跟别人的谈话,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但他明白肯定是出事了。

太阳已经落山了,洛冰河已经在柴房之中等了许久。秋天的夜里总会有些凉,一入夜不久就立刻起风了。洛冰河蹲在角落里抱紧了身子,他觉得今天晚上他要在这里过夜了。

也就在这时门打开了,明帆和宁婴婴各提就一盏灯推开门走进来。“阿洛,可以出去了。”

洛冰河立刻起身,朝着他们两人走了过去。

“师兄,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?是来了什么人吗?”洛冰河还是担心今天早上的事情。

“你别问我,我也不知道。师尊说,你要是不想死的话,就老老实实听他的。回去吧,给你留了饭菜。”

“阿洛我们快点回去吧。”宁婴婴牵起了洛冰河的手,然后就朝着弟子舍的方向走去了。

宁婴婴牵着洛冰河走在前面,明帆跟在后面。倒不是明帆不想,宁婴婴一直在跟洛冰河说话,完完全全没有理他,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恼怒。

入夜之后,接近子时。

竹舍的灯依旧亮着,沈清秋将桌上的心法抄好,用拿着黄色的纸作为表面粘好。觉得似乎太整齐了,又用手将纸张使劲的揉了一下,将纸张弄皱,制造出这本心法又旧又老的假象。

嗯,这个东西明天可以拿给那小畜生了。他在心中想。

今天幻花宫的人来,的确让他有些猝不及防,不过还好,至少没有发现。不然他十四年前答应某人的那个事情,可能就要失约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话不多说,留下点赞,喜欢和评论,本人不赞成你白嫖,但你真要白嫖,我也没有办法

@長石🍵  @寒洬茶白  @泪  @柚木飘香  @季棠(暂退)  @以棽  @潇洒  @归去来.  @汪呢我媳妇  @沈九  @弦思思思

选一辆车的结果

现在结果出来了


冰九:11


七九:18


柳九:50


所以各位不觉得这个差距很大吗?


而且明明有很多人喜欢看柳九,为什么却没有那么多人写柳九?


我去构想一下应该怎么写?过一两天大概就能发出来了


选一辆车

想起我似乎没有发过多少福利?


大部分文章写的都是剧情,就连七夕节也没有发过什么甜文。


所以:


1:冰九


2:七九


3:柳九


想看谁的车?由你们来投票决定,评论下留言


跟剧情无关,就单单的发个车,看我的文那么久了,好歹也让你们爽一下。


《若等到》(十五)

前期七九,柳九,后期冰九

这一章洛冰河出现,不过是个小白花,请放心



自天琅君被剿灭之后,沈清秋带病私自下山,在天寒地冻的雪地里倒下了。自此之后便落下了病根,然后成功的变成了一个药罐子,每日由岳掌门和柳清歌亲自送药。

而也因此,沈清秋被清净峰峰主禁了足,不可踏出苍穹山一步。直到前任的十二位峰主归隐,十二峰的十二位首徒继为新任峰主,沈清秋才解了这个禁足令。

自从沈清秋落下病根之后,他的修为就出现了障碍,与柳清歌深深落下一大截,之后就一直也赶不上。也因此性情变得极差,对人也极为冷漠。

柳清歌一开始还没有说什么,但自从有一次柳清歌在青楼抓到了沈清秋开始,两人的关系变得极差,开始相看两眼。

沈清秋对峰内弟子不管不顾,在苍穹山的名声也是越来越差。岳清源多次劝阻,他都当做了耳边风。

一转眼,又到了选弟子的时候。

沈清秋这一次也来迟了,但依旧不紧不慢的摇着扇子,从容自然地走到那第二把交椅上坐着。

岳清源自然是不敢问他为何来迟,但又凑近了想同他说话,“小九觉得,这一届弟子哪个最好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沈清秋随口一答,其实他并非真的不知道,只不过是懒得回答。

“呵!”柳清歌也变得很不友好。

“那柳师弟觉得呢?”岳清源问。他之前一直都是讨厌柳清歌的,但是两人的关系变成这样,他并没有因此而开心。现在的沈清秋和从前不一样了,看着如今的沈清秋,就想起那个可怜的沈九。他巴不得可以回到十四年前,即便那个时候有人跟他争,跟他抢。

“自然是那个。”柳清歌抱着剑站在一旁,将手往在下面挖坑的一个小孩一指。“可以送去清静峰。”



柳清歌虽然之前的确跟沈清秋吵了一架,但只不过是因为沈清秋去了青楼,让柳清歌喝了一坛的醋。一回来就跟沈清秋大骂:“你一个地坤,去什么青楼!”

“我去青楼,关你何事?”

“沈清秋!作为峰主你不洁身自好,流连于那种风月之地。”

“呵!那又如何?”

“沈清秋!”

“柳清歌!你够了,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。”

也是,那以后两人关系变得极差,但柳清歌并不会处处针对沈清秋,正相反,还希望他能变成以前那样。只不过每一次都是有心无意,每一次都能让沈清秋误解,之后两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差。

“这孩子适不适合清静峰,关你百战峰峰主何事?”沈清秋就是这样的性子,别人不给他的东西,他偏要抢着要。别人给他的东西,他就偏偏不愿意要。

“沈清秋!你不要欺人太甚。你之前收了那几个弟子,根基多差你知道吗?”

“我收的弟子,如何能不到你来评判。”

“柳师弟你师兄脾气不好,让着他点。”岳清源依旧像以往那样挡在了中间。

“我已经让着了,是他自己不识好歹。”柳清歌抱着剑,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恼怒之中沈清秋没有说话,只是摔了杯子,起身长扬而去。

“小九,你还没有挑弟子。”岳清源在身后喊道,实际上是想将沈清秋留下。

“今年不收。”沈清秋道,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。



沈清秋回去也没有什么要做的,给弟子的功课都安排好了,他闲着无聊就回去睡觉了。

当他醒来的时候,就发现竹舍多了个人。一个十多岁的孩子,恭恭敬敬的低着头跪在他的床边。仔细一看就会发现,这个孩子其实是早上柳清歌说天赋不错的那个孩子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沈清秋显然有些不满意,凭什么没经过他的同意,把人随便往他这里塞。

“回仙师,是柳仙师让我来的。”少年有点紧张,身子在微微发抖。

“我说过我不要,你回去。”沈清秋对他呵斥到,整张脸冷冰冰的,让人见了害怕。

“仙师……”少年有些委屈,身子就更加颤抖了,“哒……哒……”泪水打落在地板上发出声响,少年低着头,低声地哭着。

“仙师是不是嫌弃我?嫌弃我没有用,仙师能不能不要赶我走,母亲离世了,我现在就一个人了,仙师别不要我,好不好?”小孩子说着说着就会更加的触碰泪点,没过多久脸上便满是泪痕。

“别哭了!”沈清秋道,听少年哭着,他真的觉得不耐烦。“叫你回百战峰,并不是嫌弃你,我的修为不及柳清歌,你在那里可能会学的更好一些。”沈清秋解释道,这个孩子有点像从前的自己,但是师尊收下了自己,可以说给了他一个依靠。可他如今自己都是这个样子的,还怎么去照顾一个孩子?而且还是一个天资么好的孩子,去百战峰可能更适合他。

“仙师,母亲在临死前说,我小的时候有一个仙师给了我一个玉环,要我长大以后去苍穹山找他,然后拜他为师。”少年从怀中拿出了那一块青色玉环,“他们几个仙师说,这东西好像是您的,所以请仙师务必收弟子为徒。”少年将全身扑了下去,在地上重重的磕一个头,一直都没有起来。

“玉环?你多大了?”沈清秋有些震惊,剿灭天琅君之后,他的确私自跑出了苍穹山,并且救下了一个孩子。因为那个时候的他还不能将一个孩子带回到苍穹上去,所以他把那个孩子托付在一个渔夫家里抚养。本来他是想回去找那个孩子的,只不过还没等他回来他的病情就加重了,最后还是给柳清歌那厮抱回来的。

之后他就被自己的师尊禁足了,再然后,自己的修为前进缓慢,开始流连于青楼那种风月之地,又跟柳清歌的关系变得僵硬起来,后来就将这事给忘了。如今又见到了这个孩子,他有些兴奋也有些震惊。

“弟子十四岁。”

“玉环呢?”

少年把玉环双手捧了上去。沈清秋没有接过,只是看了一眼就可以确定这的确是他的东西。“起来吧,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沈清秋的弟子。”

少年听了这一句话,立刻感觉到了希望,猛地抬起头来,一脸欣喜地看着沈清秋。后来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头,“是,师尊!”

“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回师尊,弟子洛冰河。”

沈清秋伸出手把洛冰河扶了起来,不经意间,他看到洛冰河的脖子,里也有很多的伤痕,就如同当年的自己那样吧。

不过他没有那么好的脾气,像自己的师尊一样将这个孩子抱在怀里。他只是牵起了洛冰河的手,“随我去正堂,新入门的弟子有个拜师礼。”

洛冰河脸有些泛红,牵着他的那双手,很温暖。

他的拜师礼很完整,他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,将那一杯七分烫的茶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。沈清秋接过,并且喝下了,给了他一本心法,让他好好修炼。

可未来的路是很长.........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什么都不想剧透,你们就看情况自己推算

@長石🍵  @泪   @寒洬茶白  @柚木飘香  @潇洒  @归去来.  @季棠(暂退)  @汪呢我媳妇  @沈九  @弦思思思

《有缘无分》番外(白慕篇)正文

这一次是正经的了


正文:


地牢之中,传了个“哒...哒...”的水声,那一身青衣的人走进来,踏入了这个肮脏的地方。


白慕依旧像以往那样被虐待着,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撕了个干净,那些魔族日夜不停的折磨他,而他剩下的唯一也只有这一条烂命了。


但他看到那一个青衣人时,他竟然还有心情冷笑了一声。


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沈九非常平静的说道。但那些魔族提起裤子离开后,他并不像表面的那样平静,感觉到心中一阵恶心,弯腰做出想吐的样子。


“想起...来了...你也...知道...这里有...多恶心,这世上...也许...没有人...能比...我们更...清楚...了。”白慕一字一顿的说道,他的嗓子干哑,说起话来就像是一个抽风箱。


沈九没有回答,只是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他。


白慕见到他的手中拿着修雅,也知道他是来干嘛的,你知道也许今日就可以解脱了。“有没...有兴趣...听我...跟...你...讲个故事?”


沈九没有回答,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远处看他。


白慕看着他那张麻木的脸,笑了一下,好像是在嘲讽沈九,也好像是在嘲讽自己。他不理会沈九想不想听,只不过是他想说了。那个几百年前的故事,几百年前的那件伤心事,还有几百年来,他所犯过的错误。


故事是这样的:


我曾经也像你一样,但又跟你不一样。你应该从来没有喜欢过洛冰河,但我是深深爱过的。


我喜欢的人叫翼寻,我遇见他的时候还很小。


我儿时的经历跟你差不多,我也是个孤儿,无父无母。也被人贩子拐了,每天都要讨乞,一直都吃不饱。直到我六岁那年的冬天,那时的我将尽冻死了,我想不会有人来救我的,放弃了希望,倒在雪地里准备等死,然后他就出现了。


他的头发是白色的,也喜欢穿白色的衣服,白色的鞋子,什么东西都喜欢用白色的,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仙人,净得一尘不染。


他买了一个馒头给我,看着我的吃相,他笑了。然后他就问我:“愿意跟我走吗?”


听到他的那句话,我非常的感动,我想终于有人肯要我了。我立刻答应了,他把我抱在怀里,也不怕他的白衣被我蹭脏,用他的身子来给我取暖。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心动了,就立誓这辈子只要跟着他。


他跟我说:“从今往后没有人敢欺负你,你就做我的弟子好不好?我会教你任何一切我会的东西,还可以教你修仙,这样我们就可以长生不老。”


我真的信他了,相信他是对我好的,没有半点的怀疑。


他把我带回了翠竹山,那里有他建的竹舍,将好的东西分给了我,还带我下山去置办了几件料子非常好的衣服。我喜欢吃甜食,他给我买了糖葫芦,还将我抱起,让我骑在他脖子上。那个时候的我真的觉得很幸福,能有这样的一段经历,我死而无憾。


后来,他带我去找了以前欺负过我的那些人,将那些人贩子杀了个干净。那个时候我单纯的以为他只是想帮我报仇。


我第一次看到他杀人的时候,非常的震惊,整个身子都在发抖。而他却跟我说,“这些都是欺负过你的人,他们死不足惜。不用害怕,以后,你的手上也会沾上这些血,多么肮脏的血。”


他从不是因为为了某个人而去杀人,而是因为他想要杀人,说是给我报仇,不过是找个借口罢了。


他是个作恶多端的人,所以命并不长久,他也不想修炼,就一直在找能炼出长生不老药。他刚收养我,就一直会给我吃很多药,说是我身体不好应该补补。可是实际上,他在拿我试药,将各种毒灌进我的体内,久而久之,我变得百毒不侵了。


而那个时候,我还是以为他是真心对我好的。


他常常会买一些我喜欢吃的东西给我,然后带我一同去山上采草药,教我药学方面的知识,而我那时就恭恭敬敬的叫他“师尊”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,这一声“师尊”是有多么的讽刺。


但他不会永远对我好,毕竟不是真心的。他一时兴起的时候,就会胡乱的发脾气,将我抓着打一顿,更好的一种解释,就相当于你在秋府的时候。他是唯一给我希望的人,也是唯一给我失望的人,可我觉得,只有他才给的起吧。


我从来不会抱怨什么,小有点像洛冰河小的时候,你无论怎么打骂他,他都会认为,这是你对他的一种历练。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。


后来,随着我慢慢长大,才知道他到底是有多么的变态!


他以前,只不过是拿一些动物做药,将那些畜生的肚/子/剖/开,用里面的心脏来做药。我就在一旁看着,看久了也就麻木了。可是过了不久,他不再用那些畜生做药了。翠竹山的禽兽都快被他打尽了。


有一次,他自己一个人下山了,而且很多天都没有回来。我问他下山干什么?他不回答我,后来又一连去了几次,都没有带上我。那天我冲他发脾气了,他可能是心情好笑着就带我去了,后来我才知道,他是将人的心/脏/挖/出/炼了丹药。


我看到那样的场面也觉得很恶心,他说他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丹药做出了,效果都不大?我没有回答他这些东西,我也不知道。


我也没有和他生气,也没有骂他。我不觉得这样是错的,因为我心里有他,无论他做什么,我都认为是对的。


我的心里只装的下他,我帮他瞒想着所有的一切,在他身边侍奉他,无论他做什么我都不会反对。甚至,我宁愿委于他身下,任他摆弄,听他派遣。


可他却负了我。


一直在说要炼出长生不老的丹药,让我们两个可以长长久久,可实际是错的。他在很早之前就拿我试药,一直找借口说这是给我补身子。后来我这身子百毒不侵了,我在他的眼里就变成了一个很好的药材。


他想将魔爪伸向我这里,想拿着我的身体,去练他那长生不老的药。可想要活的长久一点,可以修仙。但他的根基有损,没有一点修仙的资格,所以他才会执着于那些药物。


他是一个很变态的人,性格也阴晴不定。有时候对我很好,有时候就会拿我出气,也有的时候会同我做那样的事。可是我更加变态,即便是他这样对我,我也没有半点觉得恶心,反而很享受。那个时候我在骗自己,说他是爱我的。


直到后来,他又想拿我去炼丹药,他终于愿意下手了。


他以为我会永远的服从他,但是我跑了,离开了翠竹山。


那一年我16岁。


但是我的天资是很好的,虽然已经过了修炼最好的年龄。我逃到了苍穹山,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门派,但灵犀洞的灵力无疑是最充沛的。我在那里自行修炼,仅仅四年的时间修为大涨,已经破了元婴。


后来,我又回去找他了,他并没有忘记我这个上好的药材。见我回来了,立刻摆出一副很热情的样子,可实际上,却在我的杯子里偷偷下毒。他还是想拿我练做丹药,还想这样长生不老。


但以我那个时候的修为,他被我识破了。他只不过是个普通人,没有任何的修为,自然是打不过我的。我将他绑了,将他人扔在床上,做之前他对我做过的事,将他一次又一次的欺辱。


可这些东西远远不够,我依旧喜欢他,想占有他,让他完完全全都是我的!他喜欢翠竹山,我就让他一辈子待在的那个地方,他以前喜欢和我行床第之欢,我就让他永远只能在我身下浪叫。


他翼寻现在是我的,也永远只是我的。


但是后来他死了,毕竟人的寿命是有限的,更何况他一个普通人。


他死后我的欲望依旧不满,我想他,想到发狂。所以我也学着他的样子,喜欢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装,喜欢在各处采草药,喜欢去骗那些不知情的人。


先对他好,后来再让他死。只不过这是几百年来,我骗到了很多人的心,之后再将他狠狠地踩下地狱,可他们依旧觉得我是爱他们的,就像当初,我相信翼寻一样。


故事结束。


“后来我遇到了你,我也像从前一样先对你好,然后再让你痛不欲生。可是小九,你总让我这么出乎意料。”白慕冷笑了一声,对着沈九说道。


可沈九并不说话,一声不吭,白慕都要怀疑是不是洛冰河又把他舌头拔掉了。


“洛冰河就像是翼寻,从来都不会是真正的爱,只不过是他那种变态的占有欲在作怪。沈清秋,你看清楚了吗?”


“自然。”沈九平静的说道,好似这一切在他眼里都是浮云,没有什么好值得他在意的。


“哈哈哈哈......”白慕依旧笑了,但笑的比哭还难看。


沈九将心都揪了起来,他看到了白慕眼中的那种绝望,也许白慕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,心安理得从这个世界解脱。


“我知道。”沈九缓缓的回答,他的确也想死了,只不过若念还是要照顾的。


“故事讲完了,杀了我吧。”白慕闭上的双眼,等待着修雅剑刺入他的身体。


“多谢前辈提点。”沈九那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
不久之后,白慕感觉到了那冰冷的东西插入了自己的胸口,冰冷的就像小的时候那个冬天。后来,身上又有液体涌出,暖暖的,就好像是翼寻的那个怀抱。


人死前是有回光返照的,而白慕看到的,是那个一身白衣的人,将那个脏乱的小孩儿抱在怀里,用自己的身体给了他唯一的温暖。


如果可以重来,他宁愿再一次遇见那个人,即便结局是一样的,他也宁愿再来一次!


沈九走了,离开了地牢。他不知如何来描述自己的心情,也许这世上有很多可怜人,但并不曾让别人知道。


洛冰河是,他是,白慕也是。他们一个是凶狠残暴的魔王,一个是善妒阴险的小人,还有一个是笑里藏刀的伪君子。果然,还真是同一类人。


他就这样,提着剑走出了魔宫,没有人敢拦他,他也不理会任何人。


从来都没有真心,从来只是虚心假意,从来只是那变态的占有欲,美好的时光从来就不曾有过,虚伪都是虚伪的。


这个地方真是令人害怕,那个水牢真是令人恐惧,走吧,离开这里吧,离开这个世界吧。


几年之后,沈九卒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激动,终于能算全部结稿了,过段时间我写一个解析,跟具体的解释这个故事。然后,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啦!


大家就去看《若等到》吧!


@長石🍵   @泪  @寒洬茶白  @柚木飘香  @潇洒  @归去来.  @汪呢我媳妇  @沈九  @季棠(暂退)  @弦思思思


《有缘无分》番外(白慕篇)

想着《有缘无分》的剧情完结那么久,似乎有些坑没有填,所以就打算将你们对白慕的阴影重新再现。


但一个人变成恶魔并不是没有原因的,其实他们都算是可怜人,只不过无人知晓罢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地牢之中,传了个“哒...哒...”的水声,那一身青衣的人走进来,踏入了这个肮脏的地方。


白慕依旧像以往那样被虐待着,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撕了个干净,那些魔族日夜不停的折磨他,而他剩下的唯一也只有这一条烂命了。


但他看到那一个青衣人时,他竟然还有心情冷笑了一声。


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沈九非常平静的说道。但那些魔族提起裤子离开后,他并不像表面的那样平静,感觉到心中一阵恶心,弯腰做出想吐的样子。


“想起...来了...你也...知道...这里有...多恶心,这世上...也许...没有人...能比...我们更...清楚...了。”白慕一字一顿的说道,他的嗓子干哑,说起话来就像是一个抽风箱。


沈九没有回答,只是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他。


白慕见到他的手中拿着修雅,也知道他是来干嘛的,你知道也许今日就可以解脱了。“有没...有兴趣...听我...跟...你...讲个故事?”


沈九没有回答,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远处看他。


白慕看着他那张麻木的脸,笑了一下,好像是在嘲讽沈九,也好像是在嘲讽自己。他不理会沈九想不想听,只不过是他想说了。那个几百年前的故事,几百年前的那件伤心事,还有几百年来,他所犯过的错误。


故事是这样的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别着急,继续往下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要有耐心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
是真的没有了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不过先别急着打我,我先扔个预告出来

白慕在你们心中多少有些阴影

所以我要酝酿一下

@長石🍵  @泪   @寒洬茶白  @柚木飘香  @潇洒  @归去来.  @季棠(暂退)  @沈九  @汪呢我媳妇  @弦思思思 

等我下次更新😉